首页 / 美食 / 演员李梦男(李梦男:为戏不怕得罪人)

演员李梦男(李梦男:为戏不怕得罪人)

今天给各位分享演员李梦男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李梦男:为戏不怕得罪人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

今天给各位分享演员李梦男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李梦男:为戏不怕得罪人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导读目录:

1、李梦男:为戏不怕得罪人

  李梦男终于在《一路狂奔》中“进城”了!

  熟悉李梦男的观众会发现,李梦男虽然塑造过来自不同领域、各式各样的影视角色,但这些角色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没进过城”的农民,比如《民兵葛二蛋》里的游击队长赵希梅、《生死依托》里的好男人赵春来、《人是铁饭是钢》里可爱搞笑的崔大可、《撑起那片天》中的乡村干部严大平等。这回李梦男在《一路狂奔》中扮演的许德才不只进了城,还成了城里的“金领”——房地产老板。

  电影《一路狂奔》主要讲述了地产高层许德才(李梦男饰)为了给暧昧情人(孙宁饰)背黑锅,逃避公司债务,与好友王小兵(潘斌龙饰)一起踏上逃亡之路的故事。许德才带王小兵沿途与黑老大(刘桦饰)竭力周旋,却又与初恋情人杨珊(谢娜饰)不期而遇,他们还和何炅、杜海涛等扮演的社会各阶层小市民纠缠不断,上演了一段搞笑大逃亡。

  和角色建立感情

  “金领”许德才不好演,这倒不是因为李梦男演惯了农民不会演市民,而是因为根据剧本的最初设计,许德才没什么“戏”,他是个很压抑的角色,老想着怎么逃命,尤其在身边那个话痨“奔友”王小兵的衬托下,整个角色更显得灰暗无趣。李梦男形容自己刚拿到《一路狂奔》剧本时的心情:“我对扮演许德才这个角色没有欲望,存在表演上的困惑。”

  电影的前半段,李梦男基本没有台词,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李梦男以前扮演的角色多是英雄、党的干部、警察等一些正面形象,如果是《人是铁饭是钢》《民兵葛二蛋》这样的轻喜剧,他更可以借助语言作为表演的辅助手段。李梦男在《民兵葛二蛋》里饰演游击队长,他的表演得到了有关领导的高度肯定。“他们评价我突破了‘高大全’的概念。黄渤能贫,我比他还能贫,他说一个理儿,我能说三个理儿把他掰翻。我把过去早期的党的干部形象塑造得更接地气,把游击队长塑造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一个实实在在党的基层干部的形象,所以得到了认可。”

  但这回的许德才完全不同于以往,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李梦男努力跟他建立感情。“你要不跟角色建立感情,观众就不可能被你带到戏里面。”李梦男仔细揣摩许德才的心理,思考他跟情人暧昧的原因,找寻他背叛前女友的理由等等,通过这些办法,李梦男终于把许德才这个人物建构起来。“有了这些情感的体现,我才能觉得这个人物的存在是有道理的。”

  李梦男刚跟角色建立好感情,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孙宁在电影中饰演许德才的暧昧情人,这是李梦男跟孙宁的第一次合作,实拍前两人都没见过面。拍戏当天,李梦男指着头回见面的孙宁对导演说:“导演,你这是让我瞬间爱上这个女人啊!”

  为了准确反映许德才和情人的感情状态,李梦男设计了很多小细节。“其中有一处,情人交代许德才,让他替她背黑锅的时候,她的手轻轻放在许德才的肩膀上。我就设计了一个动作,很动情地去摸她的手,但她的手却滑走了。”李梦男用这样的细节刻画了许德才隐忍的内心,也为情人后来对他的背叛埋下了伏笔。

  拍戏要有责任心

  在电影《一路狂奔》里,许德才亡命天涯的原因是为了给暧昧情人背黑锅,不过在生活中,性情耿直的李梦男可从没有过为人背黑锅的经历。他笑言:“按照我这种性格,替别人背黑锅是不可能的,给别人黑锅背还差不多。”

  李梦男是一个快人快语、不愿意受委屈的人,这跟他塑造过的许多影视人物大相径庭。他有话直说,对别人有什么意见,马上就会说出来;说出来以后,才顾得上考虑别人好不好受。“哪怕过会再去安慰你,我也不会把对你的看法憋在心里。”

  因为这种性格,李梦男得罪过不少人。刚进影视圈的时候,他在做好自己演员的本分工作之余,如果看到服装、化装、道具等部门的工作不尽责,都会忍不住“指手划脚”。有一次拍一部以上世纪七十年代为背景的电视剧,他到了现场一看,发现茶缸、肥皂盒这些道具全不对。“我们家当年是被打成右派下放到洛阳去的,那些东西什么样子我最清楚。”作为60后的李梦男当然比组里那些80后更知道那个年代的样貌,因此他批评起来毫不留情,最后甚至说:“要不我自己亲手做一个给你看看?”这话一下子把道具师惹急了:“你干还是我干?”

  还有一次,服装师没给李梦男准备演戏穿的鞋子,还振振有词地说不一定拍得到脚,随便穿一双得了。李梦男对这种不负责的工作态度很恼火:“今天你不把鞋找来,咱们全部停工,误工费就从你的工资里扣!”服装师是个女孩,被李梦男训得哭鼻子。当天拍完戏,李梦男专门去找她谈心:“妹妹,你别怪我,这对你以后会有好处。这虽然是件小事,但小事最能体现人的责任心,你们这代人最缺乏的就是责任心。”

  李梦男这种快人快语的行事方式,源于他对工作的强烈责任心。拍《一路狂奔》的时候,有一场他和潘斌龙在宾馆里的对手戏。拍完之后,李梦男对这段戏不满意,跟潘斌龙商量之后,当天重拍了一遍。可是几天之后,他回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够好。他问潘斌龙感觉怎么样,潘斌龙也觉得有些细节要再推敲,俩人的共识是:没有拍出酣畅淋漓的效果。最后他俩再次找到导演、制片,申请重拍。得到批准之后,整个剧组又回到宾馆拍了第三遍。李梦男说:“拍戏经常有这样的情况,你拍一场好戏,甚至晚上回家自己都会琢磨好几遍。拍得好,你心里才能完全把它放下。”

  电影《一路狂奔》主要在广州和顺德拍摄,拍摄的时候天气异常炎热,地面温度高达四十多度,有配角演员在拍戏中都跑吐了。李梦男平时很怕热,片中还要“一路狂奔”,那种煎熬可想而知。不过他却乐在其中,享受着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我就是在这种残酷的拍戏环境中,享受了一个月创作的快乐。”

  从话剧到影视

  李梦男不只是个演员,他还是南北湖影视集团和嘉兴南北湖影视基地的创始人之一和策划者之一。他还做过导演,2006年执导电影《决不饶恕》,“只用17天就拍完了,一个镜头都没改。”李梦男在筹划一部戏《洛阳往事》,他称其为“中原版《大宅门》”。李梦男的老家在河南洛阳,他觉得洛阳应该有这样一部戏。李梦男可能会亲自出演,或者兼做制片,但不会再做导演,他说,“演戏带给我的快感要比做导演多得多。”

  如果真的要做导演,李梦男更愿意做话剧导演。他曾导演过《俺爹我爸》《非常球事》《结婚吧,我会更爱你》等话剧,他说自己“一到排练场就兴奋,思绪泉涌,好多主意都是在排练场萌发出来的。”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李梦男连吃饭的钱都紧张,但借钱导演了话剧《俺爹我爸》。话剧首演结束时,台下的濮存昕、冯小刚、徐帆等人都感动哭了,该剧成为小剧场成功的一个典范。虽然李梦男对舞台有特殊的情感,但他并没有因此就对电视或电影有偏见,“对于我来说都是表演,都要完成人物创作,只不过是表现形式和表现平台不一样。”

  2005年以后,李梦男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影视。谈及告别舞台,他自言,好像“跟恋人分手,也不能叫完全分手,她在我心里还有位置。”当时离开戏剧舞台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有了孩子,因此要对家庭承担更大的责任。

  李梦男的妻子王晴也是一名演员。李梦男说:“因为我的原因,所以她会在《一路狂奔》里客串一个角色。”搞笑的是,王晴客串的是王小兵的老婆。有一场戏,许德才和王小兵夫妻同在一间屋子里,拍摄时,现场气氛极其古怪。好不容易拍完一条,演王小兵的潘斌龙立刻“抱怨”开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你们俩才是两口子!”可能真是夫妻做久了挂相儿,李梦男和王晴不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了。在《民兵葛二蛋》里有一场戏,游击队长(李梦男饰)到屋子里找葛二蛋(黄渤饰)谈话,开门的是屎蛋娘(王晴饰)。拍戏时,王晴一开门,看见李梦男就会笑场,反复好几遍都不成。剧组工作人员开玩笑:“这屎蛋娘跟游击队长不会有什么特殊关系吧?”


演员李梦男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李梦男:为戏不怕得罪人、演员李梦男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破碎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sposuiji.cn/13603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