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体 / 是谁大意失荆州(关羽因大意才失了荆州?关二爷:这都是吕蒙和虞翻的阴谋)

是谁大意失荆州(关羽因大意才失了荆州?关二爷:这都是吕蒙和虞翻的阴谋)

编者按:在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武将被老百姓们奉为神明的例子不在少数,但是这其中,要说哪一位武将在民间的

  

  编者按:在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武将被老百姓们奉为神明的例子不在少数,但是这其中,要说哪一位武将在民间的接受度最广,或者说最为大众所熟知的,那相比下来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武财神——关羽。不过虽说历史上的关羽有着“威震华夏”的赫赫战功,但同时最后却也有“大意失荆州”的黯淡收场。本期要讲的就是,这位盖世名将,最后为何会丢掉荆州的呢?

  

  ▲今天荆州市的世界最大关羽像

  在讲这段历史之前,首先要说一个小小的地理知识。三国时代说的荆州,并不是说的现代的荆州市,而是指汉代作为州郡的荆州,范围差不多是在今天湖北和湖南一代。而今天的荆州市,前身则是当时荆州的治所也就是类似于今天省会的江陵城。不过在吕蒙“白衣渡江”前,关羽所控制的也并非是整个荆州,根据建安二十年的“湘水之盟”,当时荆州的南郡、零陵郡、武陵郡三郡归刘备,也就是在关羽治下,江夏、长沙、桂阳三郡归孙权,最后诸葛亮出身的南阳郡,则是在曹操的控制之下。

  

  ▲“湘水之盟”后的局势图

  那么在此基础上梳理一下历史脉络,就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建安二十年,刘备拿下益州,同年吕蒙奉孙权命令率军进攻长沙、桂阳、零陵三郡,其中长沙、桂阳二郡,直接是“蒙移书二郡,望风归服”。在此情况下,刘备“备闻,自还公安,遣羽争三郡”,换言之已经做好了与孙权全面开战的准备,但是此时曹操拿下汉中,为了防止曹操继续南下益州,只得与孙权划定“湘水之盟”,返回益州备战。之后,建安二十二年,汉中之战爆发,同年,鲁肃病死,吕蒙接替鲁肃军务,在有意夺取关羽镇守的湘水以西三郡情况下,与关羽交好以等待时机。

  

  ▲吕蒙

  建安二十四年五月,曹操率军撤退,汉中之战结束,同年刘备“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之后关羽率领荆州军队北伐,襄樊之战爆发。同年秋天,汉水泛滥,关羽趁机击败于禁,“水淹七军”。同年,曹操方派人到孙权处“劝权蹑其后,许割江南以封权”,孙权反应则是先派人到关羽处“为子索羽女”,但是关羽反对婚事,并辱骂来使,之后便是同年的吕蒙“白衣渡江”和关羽回军时,发现后方已经被吕蒙拿下,最后败走麦城。

  

  ▲明·商喜《关羽擒将图》

  重新梳理过时间线后,其实可以发现两个重要问题,首先刘备方面,关羽发动襄樊之战,绝对不是一些“专家”所说的作战意图不明,或者说关羽的独断专行,而应该是有着长期准备,在刘备授意下,承接汉中之战的连续性北伐,故而刘备在称汉中王后,便“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而关羽也能够在同年就发动如此大规模的北伐。其次,孙权一方,包括孙权和接替鲁肃军务的吕蒙,实际上都一直在觊觎关羽镇守的荆州。

  

  ▲关羽水淹七军

  换言之,如果从一个宏观角度来说,关羽的“大意失荆州”,严格来说应该是整个刘备集团对于孙权集团的威胁认知不足,过于专注对曹操集团的打击,最后导致荆州最后三郡的失守。不过在宏观之下,又有个问题,那就是关羽到底是因为自大,还是像如今网络上人们所猜测的,是因为手下早就与孙权集团密谋,才让关羽丢掉的荆州?

  

  ▲吕蒙“白衣渡江”

  有关这个问题,就牵扯到四个重要人物,“白衣渡江”一战成名的吕蒙,原本驻守江陵的麋芳、驻守公安的士仁,以及劝降了麋芳、士仁的虞翻。一般阴谋论者的观点,是引用《三国志·关羽传》中,对于麋芳、士仁的记载:“又南郡太守麋芳在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自轻己。羽之出军,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于是权阴诱芳、仁,芳、仁使人迎权。“

  

  ▲关羽责罚麋芳、士仁

  如果只看《三国志·关羽传》,那么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就是麋芳、士仁的投降,似乎是因为这俩人长期遭到关羽的蔑视,最后在关羽的一句“还当治之”威胁下,干脆投降了孙权。但老实说,这个说法本身也有不少说不过去的地方。首先,士仁暂且不论,麋芳何许人也?这位和他哥哥麋竺乃是徐州世代豪族,在陶谦病死后,正是他哥哥麋竺迎刘备入主徐州,在刘备被吕布击败,面临全盘崩溃时,麋竺不仅将全部家产给予刘备度过难关,还把自己妹妹嫁给了刘备,这之后麋竺、麋芳两人便一直跟随刘备集团。

  

  ▲麋竺

  有这样的背景,别说麋芳是“供给军资不悉相救”这样的不算太大的问题,恐怕就是真的私通东吴,想要杀他也是需要刘备的点头,况且历史上关羽可没一路护嫂“过五关斩六将”,麋芳的妹妹麋夫人,在关羽被曹操擒获之后就再无记录,以关羽的性格,单从这一层恐怕就不会真的去重罚麋芳。至于说所谓的麋芳、士仁倒卖军械物资怕被发现之类,其实也说不通,在《三国志·吕蒙传》中引用《吴录》的“初,南郡城中失火,颇焚烧军器。羽以责芳,芳内畏惧,权闻而诱之,芳潜相和。”的记录来看,首先这事本身和首先投降的士仁是没啥关系的,其次麋芳如果真的倒卖军械,勾结东吴,孙权不可能后知后觉的“权闻而诱之”。因此笔者更倾向于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意外,而以此为开端,麋芳可能和孙权势力有一些私下接触,但是远没有到叛变的程度。

  

  ▲历史上麋夫人在与关羽一起被擒后就下落不明

  既然麋芳、士仁两人投降不是因为畏惧关羽的责罚,那么两人又是因为什么呢?要分析这点,就需要先代入这两人的视角。根据《三国志·吕蒙传》引用《吴书》的内容,吕蒙在白衣渡江一路拔掉关羽布置的“江边屯候”,到达南郡后,他手下谋士虞翻在被士仁拒绝见面后,写信给士仁,其中就有一句非常重要:“……大军之行,斥候不及施,烽火不及举,此非天命,必有内应。……”

  

  ▲虞翻

  首先从《吴书》上记载当时士仁对于虞翻劝降时“仁不肯相见”和“仁得书,流涕而降”的反应,以及虞翻信中对于士仁的威胁,基本可以排除士仁是有预谋的投降。不过虞翻的书信之所以能让士仁“流涕而降”,其实也正是直击当时士仁心中忧虑。排除掉我们的上帝视角,单纯从从士仁在公安城中的视角来看,明明自己的上司沿着湘江布置了大量屯候,但是吕蒙竟能够神兵天降般杀到公安城下。此时吕蒙到底带了多少人,湘江沿岸又发生了什么,对于城内的士仁来说都完完全全是两眼抹黑。加之吕蒙兵临公安城,士仁不仅没有机会收集情报,更是让自己无法和江陵的麋芳,以及樊城前线的关羽取得联系。

  

  ▲吕蒙的白衣渡江给荆州的关羽守军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在此基础上再看虞翻信中的“此非天命,必有内应”,他的诱导性就很明确了,那便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等,让士仁怀疑吕蒙已经买通了包括公安城在内的各地守军,最终让士仁陷入混乱,悲观的选择了放弃抵抗。之后吕蒙到达麋芳驻守的江陵,直接“蒙以仁示之,遂降”,虽然没有记载麋芳当时的心态,但很有可能他和士仁一样,本身也处于混乱状态,当他看到在吕蒙军中的士仁,也对当时的局势产生误判,最后选择了投降保命。

  

  ▲虞翻一书下公安

  说到这,可以说关羽虽然可能确实瞧不起东边的孙十万,但至少在军事部署上,基本还是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士仁和麋芳通敌的问题并不成立,而且在相信吕蒙确实已经病倒的情况下,关羽也只是“稍撤兵以赴樊”,在自己后方也还是留有足够的兵力。之后在襄樊之战中,在徐晃救援樊城之后,关羽发现一时无法获胜更是干脆撤军,可以说他始终没忘记对孙权方保持警惕。至于说关羽为什么没有安排更有能力的将领在后方,而是安排能力不强,缺乏对局势判断能力的士仁、麋芳之类,哎,人才的匮乏本身就是刘备集团的一个无法解决硬伤,这点也不能太苛责关羽吧?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时之沙,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破碎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sposuiji.cn/13630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