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 / 炎魔的珠宝(《精灵宝钻》魔苟斯黑暗罪恶的一生,神也不能奈其何)

炎魔的珠宝(《精灵宝钻》魔苟斯黑暗罪恶的一生,神也不能奈其何)

“魔苟斯”这个称呼最早由诺多族的王子费诺使用,在昆雅语中意为“黑暗大敌”;“包格力尔”意为“强迫者”

  “魔苟斯”这个称呼最早由诺多族的王子费诺使用,在昆雅语中意为“黑暗大敌”;“包格力尔”意为“强迫者”、“强势者”。而他最初的称呼“米尔寇”意为“强大的”。

  魔苟斯是爱努之一,乃是万物得造之前,独一者伊露维塔意念的产物。在众爱努之中,米尔寇被赋予的能力最强,乃是“一如之下最强大的力量”,兄弟曼威也略逊于他。

  

  然而,米尔寇却堕落了。在爱努的大乐章中,他屡屡掀起不谐之音,违抗了一如的意志。当众维拉在阿尔达辛勤劳作时,他悍然发动战争,使阿尔达遭受重创。他甚至将自己的力量散入阿尔达,让世界的一草一木都遭受了玷污。后来,他又偷走了精灵宝钻,并因此与诺多族势不两立。最终,他在愤怒之战中落败,被维拉以铁链束缚、投入了空虚之境,然而他所创造的邪恶却依然遗祸世界。根据预言,魔苟斯终将脱离束缚,并在末日决战中被彻底杀死。

  

  主要成就:

  创世之乐中,两度破坏乐章;拉拢了一批埃努并使之堕落;推倒巨灯,使世界形状大变;联合Ungoliant毁掉双圣树;夺走茜玛丽尔宝石。

  魔苟斯生平

  爱努的大乐章

  在爱努们合唱之时,米尔寇将他与众不同的念头加入了歌声之中。他的歌与伊露维塔的主题所冲突,并扰乱了他身边的爱努的思绪,甚至令他们也附和他歌唱。一时间,伊露维塔的主题与那不谐之音互相冲击对抗。然而一如在这时起身,他露出了微笑,并送出了一个新的主题。大多数爱努加入了它,然而米尔寇的不谐之音呼啸高涨。最终,许多爱努的歌声都在惊愕中止息,而米尔寇再次占领了上风。于是,一如送出了第三个主题,它比前者更加的甜美而动听,却无法被压制。米尔寇的乐声企图淹没那乐曲之时,却只会被对方吸纳融合进自身庄严的格局。最终,一如第三次起身,在一股高远,深邃而犀利的和声之后,大乐章戛然而止。

  一如在众爱努面前公然指责了米尔寇的行径,并开口说道,“一切主题的源头都来源于我,而无人能罔顾我意,更改乐章。”米尔寇因此而感到满心的羞耻,他恼羞成怒,却掩盖了那感受。在一如向众爱努展示了他们乐章所创造之物之时,米尔寇请求能够进入阿尔达,并装作希望能够顺从祂的旨意、进行创造并引导一如的子女的样子。然而,他内心所渴望的不过是令阿尔达与期间的一切造物臣服而已,尤其是伊露维塔的子女们。

  

  因此,他最终被允许与维拉一同进入一亚。在他到来之后,他即刻展现了自己的贪欲。他对其他的维拉如是说,“这将是我的王国,我要将它据为己有!”然而他出自同源的兄弟,曼威,招来了许多爱努,助他防范米尔寇的破坏之举。米尔寇暂且退去,而一亚也获得了暂时的平静。

  米尔寇与维拉的战争

  然而米尔寇取了形体,巨大而恐怖,并袭击了维拉的作品。这便是维拉与米尔寇的第一次战争,虽然米尔寇成功的摧毁了他们的许多心血,但一位名为托卡斯的强大爱努从一亚中前来助阵,并击败了他。

  

  维拉们在此后定居阿尔玛仁,并创造了两盏巨灯,伊路因与欧尔瑁。米尔寇则在此时成功的吸引了一些迈雅加入他的阵营。米尔寇将间谍安插在维拉之间,并因此时刻洞悉他们的举动,并等待时机。在维拉们召开盛宴庆祝时,米尔寇召集起了他的追随者们。托卡斯与奈莎在宴席间举办了婚礼,在他陷入睡眠后,米尔寇开始了他的突袭。

  他带领着大军跨过“黑夜之墙”并再次回到了阿尔达,来到中洲的北方,而维拉不曾发现他的行踪。他掘向地底,并在黑暗山脉之下建立了名为乌图姆诺的要塞,伊路因的光辉在那里黯淡。阿尔达的春天遭到了荼毒,因冰冷的邪恶从那里流泻而出。死亡与疾病取代了绿色的植物。于是,维拉们确知米尔寇已然归来,并开始了对于他藏匿之所的搜寻。

  然而米尔寇笃信他的力量已能够所向披靡,首先发动了攻击。他攻击了两盏巨灯,倾泻而出的火焰与激烈涌动的洪水席卷大地。自此,阿尔达对称的形态分崩离析。米尔寇趁乱脱逃,并躲进了了乌图姆诺。阿尔达之春就这样结束了。

  阴影笼罩中洲

  在阿尔玛仁被摧毁之后,维拉们去往了大海彼岸的新大陆,阿门洲,并建立了维林诺。他们创造了新的光源,双圣树,以此照亮世界。一些维拉不愿就此抛弃中洲,尤以雅凡娜与乌欧牟为最。而欧洛米也时常返回中洲,猎杀米尔寇可怖的怪物。

  

  米尔寇在北方暗中增强着力量。他将邪恶的造物聚集在一处,试图孕育更加可怖的怪物。而他的迈雅仆人,炎魔们,也在此时加入了他的阵营。他在中洲的西北建立了另一座要塞,名为安格班,并期望它能抵御来自维拉的攻击。他将他最强大的仆从,索隆,派往那里督管那要塞。米尔寇在游荡中发觉了精灵的苏醒,在他们的心中植下了恐惧,并杀死、捕获了众多精灵。据说,在米尔寇的折磨与腐蚀下,他们变成了奥克。

  米尔寇的囚禁与获释

  维拉们在不久之后,同样发现了精灵的踪迹。出于对于精灵被米尔寇腐化的担忧,曼威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夺回他们对中洲的掌控。维拉的大军自阿门洲倾巢而出,而米尔寇在大陆的西北迎接他们的第一次攻击。然而西方大军首战告捷,他们包围了乌图姆诺,那堡垒的门前发生了无数场战斗,大地的形貌因此而改变。然而最终,维拉的大军取得了胜利。他们用奥利所铸造的铁锁安盖诺尔缚住了米尔寇,并将他俘虏。他被监禁在曼督斯的殿堂中,并在那里关押了三个纪元,默默计划着复仇。

  

  再这监禁之期结束时,米尔寇再度被带到众维拉的宝座之下。他隐藏了复仇的渴望,伏在曼威的王座边恳请原谅。于是曼威开恩原谅了他,然而乌欧牟与托卡斯却不曾受到他的蒙蔽。众维拉不允许他走出他们的视线,也不容他脱离监视,只能于维尔玛的城门之内活动。不久,他就开始试图影响精灵,尤其是诺多。因着凡雅对他心存疑虑,而他认为泰勒瑞过于弱小,不足以成为他阴谋的工具。

  魔苟斯的复仇

  技艺已臻炉火纯青的费艾诺造出了精灵宝钻。米尔寇垂涎它们,受这种欲望的影响,他愈发迫切的想要破坏维拉与精灵之间的友谊。他费时良久,在诺多之间散步着真假参半的恶毒谣言。他向精灵提起了人类的存在,并谎称曼威为了使人类占领中洲而软禁了他们。于是费艾诺的心中升起了对于更广大的疆域的渴望,而许多诺多也开始相信这些恶毒之语。芬威的长子与次子因此兄弟反目,而费艾诺也被驱逐到了佛米诺斯。然而米尔寇的计划也因此被揭露,他立刻逃走了。

  

  米尔寇一度消失,但有一天,他突然前往了费艾诺在佛米诺斯的家,并假作发自肺腑之言,诱惑他离开对他不公的维拉。费艾诺因此而有所动摇,然而米尔寇提起了精灵宝钻,并唤起了费艾诺的怒火。诺多的长王子看穿了他对于精灵宝钻的贪欲,并诅咒着拒绝了他。米尔寇满怀愤恨的离去,并来到了阴影笼罩的阿瓦沙。那里盘踞着乌苟立安特,取了蜘蛛外形的黑暗神灵。她曾是米尔寇的手下,却在他的失败后脱离了他的控制。他发誓将给予她丰厚的报酬,并因此说服了乌苟立安特。

  乌苟立安特编织了一张阴影织成的黑色斗篷,并罩住了自己与米尔寇。他们在维拉的庆典之时爬上哈尔门提尔的高峰,并在那里进入了维林诺的平原。米尔寇以长枪重创了双树,而乌苟立安特将它们的汁液汲取一空。她喝干了瓦尔妲的全部水井,而后与米尔寇一起向北逃向了佛米诺斯。在那里,米尔寇杀死了诺多之王芬威,并夺走了费艾诺的全部珠宝,包括精灵宝钻在内。而后,他跨越了赫尔卡拉克西海峡,并再次回到了中洲。

  费艾诺在悲痛与愤怒中诅咒了他,称他为魔苟斯,黑暗大敌。从此以后,他只以此名为埃尔达所知。

  

  返回贝烈瑞安德

  在逃回中洲之后,乌苟立安特开始索要费艾诺的珠宝。她逼迫魔苟斯交出随身携带的珠宝,并一颗一颗的将它们吞下。然而魔苟斯拒绝将精灵宝钻展示给她。那蜘蛛已然膨胀的十分巨大可怖,而魔苟斯却已经由于耗尽了力量而虚弱。于是,乌苟立安特立刻翻脸无情,用巨网将他缠绕起来。魔苟斯随即发出一声大叫,那声音直抵地底深处,安格班的废墟之下潜伏着的炎魔赶来将他救下,并赶走了乌苟立安特。从此,魔苟斯成功的返回了贝烈瑞安德。

  贝烈瑞安德的第一次大战

  魔苟斯在那里重新筑起了他的要塞,并逐渐了解那些留在贝烈瑞安德的精灵。埃路·辛葛所领导的辛达精灵居住在隐匿王国多瑞亚斯,以奇尔丹为首的法拉斯民居住在法拉斯,而南多则定居于欧西瑞安德。魔苟斯对辛葛发动了战争,他包围了多瑞亚斯并切断了辛葛与奇尔丹之间的联系。然而辛葛成功的向德内梭尔求援,南多与辛达联合起来,在阿洛斯河和盖理安河之间与奥克作战。在两军夹击之下,魔苟斯的奥克军团最终被击败。他们在逃亡中又被瑙格人进一步拦截击败。而进攻奇尔丹的奥克更为成功,他们将泰勒瑞逼到了海边。

  星下之战

  费艾诺所带领的诺多在米斯林安营扎寨,然而魔苟斯很快发动了袭击,期望能在他们成功安顿下并足以威胁他之前击退他们。然而“那来自阿门洲的辉光依然闪烁在他们的眼中,而他们强壮且敏捷,并且心中充满着怒火,他们的长剑锋锐且可怖。” 奥克在他们的面前退却,败退如风中落叶。费艾诺乘胜追击,直至桑戈洛锥姆与安格班的诸门。于是魔苟斯派出了炎魔大军,孤身陷入敌营的费艾诺在他们的围攻之中身受重伤,并因此身殒。魔苟斯失去了贝烈瑞安德在埃瑞德恩格林之外的土地,却依旧因着费艾诺的死而欣喜。

  荣耀之战

  芬国昐与他的儿子们,以及菲纳芬诸子,在第一纪元之初到来。他们擂响了安格班的诸门,却不曾冒进。精灵们也与此同时开始建立他们的王国,魔苟斯在他的第二次袭击之前等待了六十年。那既是达戈·阿格拉瑞布,“荣耀之战”,因精灵的大胜而得名。芬国昐与费艾诺诸子在此后建立起了安格班合围,以此将魔苟斯限制在他的要塞之内。

  

  骤火之战与芬国昐的殒落

  魔苟斯在经历了失败之中,偃旗息鼓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第一纪元455年。在冬日一个无月的夜晚,魔苟斯突然发动了袭击,烈焰的河流自桑戈洛锥姆倾斜而出,毒烟自铁山脉升腾而起。诺多与辛达以及伊甸人组成的联盟对这场突袭毫无准备,并因此丝毫没有时间组织防御力量。在最初的几天中,他们伤亡惨重。多松尼安、西瑞安北部以及玛格洛尔豁口都被攻陷。但威斯林山脉,希姆凛以及希斯路姆则并未陷落。

  诺多至高王芬国昐被与他的亲族隔绝,因此无法给予他们帮助。当他得知这场战争所带来的惨重损失时,愤怒与绝望充斥着他的内心。他只身一人向魔苟斯发出了挑战,直斥他是懦夫,是奴隶之主,而魔苟斯最终亲自迎接挑战。

  他大步走出,脚步声如雷鸣轰响,他身披黑甲,头戴铁王冠,手持漆黑的盾牌与重锤格龙得,与芬国昐开始了一场凶险的战斗。“地狱之锤”每一次砸下,都会在地上砸出大坑,火焰从其中腾起,然而芬国昐动作敏捷,一跃闪过。精灵王在魔苟斯身上砍出七道伤口,他因此发出痛苦的号叫。然而芬国昐最终开始疲惫,并被魔苟斯的巨盾压倒。他三次摔倒在地,又三次重新起身,盾牌残破,王冠损毁。最终,他跌倒在地,魔苟斯伸出左脚踩住他的脖颈,而他垂死一击,将凛吉尔砍入魔苟斯的脚,黑血喷涌而出,填满了格龙得砸出的坑洞。魔苟斯本想将芬国昐丢给狼群,然而巨鹰梭隆多在此时疾飞而来,抓伤了魔苟斯的脸,并带走了王的遗体。而魔苟斯从那以后只能跛脚走路,他身上伤口的疼痛也无法治愈。

  贝伦与露西恩

  贝奥家族的贝伦,巴拉希尔之子,与辛葛之女露西恩坠入了爱河。然而辛葛极力阻止他们的婚姻,并要求贝伦为他带回一颗精灵宝钻作为聘礼。在经历了一切艰难后,他们走到了魔苟斯的王座前。他看到露西恩的美貌,心中升起了邪念,并允许她在他的面前起舞。然而她唱起了一首歌,并成功地令他陷入昏迷。在他昏睡时,贝伦从他的铁王冠上取走了一颗精灵宝钻。

  

  泪雨之战

  在第一纪元471年,迈兹洛斯将瑙格人,伊甸人与诺多联合在了一起,组成了联盟。他们向魔苟斯发起了战争,期望能将他的势力清除出贝烈瑞安德。然而魔苟斯在他们之间安插了奸细,并实现了解到了他们的行动。东来者在大战来临时背叛了精灵,成功的拖延了费艾诺诸子的行军,并最终导致了联盟的失败。众多精灵,人类与矮人中的领袖在此役中阵亡。这场战争被命名为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无尽的眼泪之战”。魔苟斯几乎取得了全方位的胜利,他将希斯路姆与法拉斯夷为平地,并打破了迈兹洛斯联盟。在第一纪元495年,他又攻陷了纳国斯隆德。然而图尔巩,刚多林之王,成功的幸存了下来,并返回了隐匿王国。这场战争中的其他幸存者全部逃到了巴拉尔岛与西瑞安河口地区。

  魔苟斯的诅咒与胡林的子女

  魔苟斯在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中俘虏了胡林,并将他囚禁在桑戈洛锥姆的高处,注视着他被魔苟斯诅咒了的家人。胡林的子女,图林与涅诺尔,因着他的诅咒而深陷厄运,最终身死。在他们死后,魔苟斯释放了胡林。

  刚多林的陷落

  迈格林,精灵中的叛者,将刚多林的所在透露给了魔苟斯。他发动了大军,最终攻陷了那隐匿王国。图尔巩,诺多至高王,芬国昐的继承人,在刚多林的陷落之战中身死。魔苟斯在北方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然而勾斯魔格,魔苟斯麾下的得力干将,被涌泉家族的领主埃克塞理安拼死斩杀。图奥与伊缀尔带领着一小部分幸存者,及他们的儿子埃雅仁迪尔,成功的从密道逃离了城市。

  

  愤怒之战

  几年以后,埃雅仁迪尔启程航向维林诺,寻求维拉的宽恕。曼威回应了他的请求,维拉的大军跨过贝烈盖尔倾巢而出。魔苟斯在此役中艰难的抵抗了一段时间,但也最终被打败。他的恶龙被巨鹰击退,而黑龙安卡拉刚也被乘着汶基洛特而来的埃雅仁迪尔打落。魔苟斯在他的要塞中被俘虏,他被面朝下击倒在地,精灵宝钻被从他的王冠上取下,而他被再次用安盖诺尔缚住并丢进空虚之境。然而,虽然他已被击败,但他的邪恶依然留存于阿尔达的疆域之中,而他的部下,堕落的迈雅索隆,也将继承他邪恶的意志。

  末日决战

  魔苟斯将继续被关押在空虚之境中,在维拉依旧控制着阿尔达时,他将永远无法返回。然而,根据曼督斯的第二个预言,他将再次归来并进行破坏。他与维拉间将展开一场战争,名为达戈·达戈拉斯。他最终将被图林,他曾诅咒的人类,所杀。而有的版本中则称,埃昂威,而非图林,将会为了他对阿瑞恩的爱而杀死魔苟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破碎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sposuiji.cn/13698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