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酒 / 梦到捉鱼(男子因120元工钱杀雇主 逃亡23年里下过矿睡过涵洞当过小工,做梦都是被抓 多次想自首但没钱赔家属)

梦到捉鱼(男子因120元工钱杀雇主 逃亡23年里下过矿睡过涵洞当过小工,做梦都是被抓 多次想自首但没钱赔家属)

今天给各位分享梦到捉鱼的知识,其中也会对男子因120元工钱杀雇主逃亡23年里下过矿睡过涵洞当过小工,

今天给各位分享梦到捉鱼的知识,其中也会对男子因120元工钱杀雇主 逃亡23年里下过矿睡过涵洞当过小工,做梦都是被抓 多次想自首但没钱赔家属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本文导读目录:

1、男子因120元工钱杀雇主 逃亡23年里下过矿睡过涵洞当过小工,做梦都是被抓 多次想自首但没钱赔家属

  面对民警一次次的询问,“刘东北”始终坚持自己叫刘东北。23年来,他每回做的梦都一样:六七个身着便衣的警察来抓他,但真正被抓不同于梦里的是,抓他的便衣警察没带枪,而梦里的警察有枪……

  23年前,“刘东北”因讨要120元工钱时,将雇主杀害后潜逃。

  穿着黑色棉袄、蓝色裤子,黑色步鞋,看上去干净整洁,跟逃亡流浪一点儿也不沾边,这就是刘东北。他说,他再也不用穿一身扔一身买一身了,这身衣服是过年才买的。

  经过民警耐心工作,刘东北终于如实交代23年前的犯罪事实

  刘东北这个名字是他从逃亡开始自己取的,截至2月24日,这个名字他用了23年。1998年1月,刘东北27岁,正值壮年,也是一名下岗工人。

  如今50岁的他仍念念不忘的,是单位还欠着他五个月工资。因为家里穷,他决定给人打临工,当时家附近有个雇主家里盖鸡舍要个小工,把他招了去,“一天8块钱,我干了15天,家里等着钱用,我就提出结工资。”刘东北说,总共120块钱,他要了好几次都没结果。最后一次去讨要时,他朝对方抡起了铁锹,大概是打了有三四下吧,打到对方不动弹了,他就跑了。“第一次打架,当时害怕得很,就跑。”刘东北声称他也不知道对方死没死,总之就是要跑得远远的,没跟家人说他闯祸了,只说要出去打工。

  第一站,他扒着火车到了山东济宁,因为有一个姐姐出嫁到了那边,他去跟姐姐要了500钱,开启了他的逃亡生活。

  刘东北在比划当年给雇主家盖鸡舍的高度

  那个年代,使用身份证还没现在这么广泛。刘东北拿到姐姐给的钱后,从山东坐汽车到了河南许昌,在那个地方,他在火车站里给人当装卸工,一干就是四五年,中间去过一次唐山,也是给人干装卸的活儿,后来又到平顶山到煤矿上下过井。

  “下井只干了半年。”刘东北说,他眼见着井下那些木桩子支架咯吱咯吱响得不稳当,其他人还视而不见,他怕塌了就走了。没想到没过多长时间,那个矿真的出事儿了。

  可能是不用再担惊受怕了,戴上手铐的刘东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起自己的逃亡生涯滔滔不绝,用他的话说——终于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他回忆自己坐火车来西安时的经历,因为买火车票需要身份证,他捡到一张身份证,满心以为终于有了一张真证件时,票刚买完,售票员反应过来质问他咋用的是假身份证,他说自己的丢了,正好捡了一张,这不要外出打工买票需要么!说这话的时候旁边正好站着一名警察,也质问他来着,他又重复了一遍,害怕被警察盘问,扭身跑着去赶火车了,“如果那名警察再多问我一句,我估计那会儿就被抓了。”刘东北不由得掩面苦笑,说“没想到捡到的身份证还是张假的!”

  从2006年开始,来到西安的刘东北就再没挪过地儿,因为此后去哪儿都要用到身份证,“到处都在查,太严了。”在西安的十五年里,刘东北干得最长的工种就是建筑小工。

  跟一些更名换姓又娶妻生子的逃犯不同的是,刘东北始终单身一人。因为害怕暴露自己。他说,跟谁都不敢深交。别人问起来,他只能说自己是哈尔滨的。

  “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当年一时的冲动,那人也没欠我工钱,我今天也会有家吧!”刘东北说着苦笑了起来,又说出来这么多年,也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朋友,因为他不敢跟人掏心掏肺,交的唯一的朋友,他身上总共有1000元,对方要借500元,没想到对方借了钱就跑路了,这让他很伤心。

  “最先来西安的时候,在樱桃基地给人当过小工,去鱼化寨卖过水果、卖过菜,后来又到城北张家堡路边打临工,张家堡村没拆的时候,就租住在村里,张家堡村拆了后,就搬到太华路上的团结村。”刘东北介绍着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他说2018年,团结村拆了后,他就没有了住所,便带着被褥住到了太华路立交桥下的桥洞。“住桥洞的人不少,总有人来驱赶,最后一次驱赶中,拿走了他的被褥,”至此之后,他就到西安朱宏路西侧村落里的商业街找网吧睡,孤独的时候就在网吧听歌,饿了就去附近的市场吃饭,没钱了就找路边的临时人力市场等着被人雇走。

  戴上手铐的刘东北说终于不用担惊受怕了

  刘东北说,他对被抓是有预感的,其实在被抓前一天他说是可以离开的,当时有人给他介绍西安楼观台能租到一个月180元的房子,但他不想跑了,跑了这么多年了,累了。“那天早上我从网吧出来,去市场上吃早点,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远处有人跟随。我当时就意识到了。进了一家包子铺,正吃着,几个人进来把我按住,问我叫什么。我当时就在想,这跟我这些年做的梦基本一样,梦里也是几个便衣警察把我制服了,但梦里的警察有枪,他们抓我的时候没枪。”

  聊到被抓后的情景,刘东北一边说一边笑,“他们问我叫啥,我说我叫刘东北,问多少遍,我都说我叫刘东北!但人家能抓我,肯定不信我叫刘东北么,肯定是有证据才抓我的么!”他说:“我不承认也是徒劳。”

  参与抓捕工作的公安鄠邑分局渼陂路派出所民警张力说,确如刘东北所说,其被抓时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2月22日晚,张力和同事在工作中掌握一条线索,得知来自黑龙江省鹤岗市的刘某某故意杀人后潜逃23年,如今活动在西安市城北一集贸市场附近。经过连夜调查走访、守候追踪,2月23日早上7时,民警将正在包子铺吃饭的刘某某抓获。经过对其耐心做思想工作,他也明白,胡说不过去的,毕竟家里还有兄弟姐妹在。

  被抓时,刘东北的全部行李就是一个手提塑料袋,里面有块毛巾、一个刮胡刀、一瓶矿泉水、半袋洗衣粉,和一双干活儿用的手套。当然,还有一个贴在一部破旧手机壳内里的收款二维码。民警说,此外,他身上还有2000元钱。

  民警张力说,这手机看样子是坏了很久了,这个二维码是他干活儿后方便微信结账时使用的。但他没有身份证、没办法拥有自己的收款二维码,就只能使用别人的,待结了账,他再找代他收钱的人要回来……

  塑料袋里装着刘东北的全部家当

  对于此案,2月25日上午,黑龙江警方派人前来与鄠邑警方做交接。刘东北在交接前还一再跟记者强调,希望天下的老板不要欠工人工钱,他反复念叨:“如果不是穷,谁愿意去卖苦力……”

  华商报记者:你跑了这么多年,就没有想过自首吗?

  刘东北:想过,想过很多次,可是没有钱,自首没意义。

  华商报记者:为什么?

  刘东北:自首要有态度,得给家属赔钱,赔很多钱,而我没钱赔,赔不了就取得不了家属的谅解,对我(量刑)不解决问题。(沉思良久后再次开口)就算钱赔了,始终是结下了梁子,我回去被判就是在监狱里也不会好过的……

  华商报记者:你就这么肯定吗?

  刘东北:当初对方不结工资,就说他是某某地方的干部,说这句就是打算讹我呢!

  华商报记者:不想念父母吗?有没有联系过他们?

  刘东北:我爸早不在了,想我妈,可我妈也不在了。

  华商报记者:你什么时候知道你母亲不在人世的?

  刘东北:就刚刚,警察说我的户口落在我二哥名下了,我心想,那定是我妈不在了。

  华商报记者:这些年,有被警察盘查过吗?

  刘东北:有一次,警察问我干啥的,我说我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儿,他们就不再问了,对建筑工人很友善。

  华商报记者:没有身份证,工作好找吗?

  刘东北:难啊,要身份证的地方都不敢去,只能在路边找活儿干,每天结工资的那种,一年里最冬天难过,因为冬天哪哪儿都没活儿干,我这人又爱吃,不怎么攒钱,冬天是最难熬的……

  华商报记者 苗巧颖 编辑 董琳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热线电话029-88880000)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华商连线】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梦到捉鱼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男子因120元工钱杀雇主 逃亡23年里下过矿睡过涵洞当过小工,做梦都是被抓 多次想自首但没钱赔家属、梦到捉鱼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破碎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sposuiji.cn/13724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