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体 / 玉面书生(苦难|)

玉面书生(苦难|)

李灿阳:李府孤儿,父母被天香会所杀玉面书生:天香会二堂主独眼龙:天香会弟子刀疤男:天香会弟子无痕:暗

  李灿阳:李府孤儿,父母被天香会所杀

  玉面书生:天香会二堂主

  独眼龙:天香会弟子

  刀疤男:天香会弟子

  无痕:暗夜门弟子

  

  残阳如血,风卷黄沙。

  一阵风沙过后,少年的身影出现在西北边陲的小镇上。手中拖着一把血迹斑斑的大刀,在地上摩擦发出噌愣愣的响声,他脸上毫无血色踉踉跄跄地走在镇子最为繁华的街道上,此刻街道两边的人们驻足观看,看着这样一个奇奇怪怪的人……

  “咦?那个人看起来好像伤的挺重,来咱们小镇干嘛?”

  “我怎么觉得他看着有点眼熟,是不是那个谁?”

  “感觉杀气腾腾,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众人议论纷纷,少年似乎并未所动,挣扎着在一户破败的院门前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一块斜着掉落下来的牌匾,上面“李宅”两个大字依稀可见,少年似乎用尽全力走上前去,用手轻轻把牌匾摆正,站立在门前,冷漠的眼角悄然流下几滴泪水……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找父亲母亲……”一个孩童在挣扎着,他撕心裂肺地呐喊着,一旁围观的众人竟无一人出手相助,任凭一个十岁的孩子独自挣扎。

  为首的独眼龙转过身来冲着孩子吼道:“再叫就让你去见你的父母!”十岁的孩子当时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其实他的父母已经惨死在这帮强盗手里。

  听到这句话,孩子声音更大了,不停地喊着:“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为首的人有点不耐烦了,上手就是一巴掌,孩子捂着疼痛的左脸安静了片刻,然后又开始哭闹起来。这时一个刀疤男走到为首的独眼龙跟前,这般言语了半天,独眼龙颔首点头,露出些许得意之情,于是右胳膊夹起孩子,一路大踏步来到“李宅”。只见大门敞开,这伙人带着孩子进入院子,满院狼籍不堪。走进堂屋,父亲和母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孩子从独眼龙怀里挣扎出来,赶忙跑上前搬动了一下父母的身体,却发现他们早已躺在血泊中没有了呼吸。

  “是你们杀了我父母,我和你们拼了!”说罢用他弱小的身躯冲向独眼龙,站在一旁的刀疤男一脚将少年踹飞到一边。少年疼的在地上打滚,这时独眼龙一把抓起少年,从堂屋来到院子。向众人说道:“本想今天放这小子一条活路,可他不知好歹!所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就准备出手了结少年。

  “且慢,把他交给我吧!这小子倒是还有几分骨气!”说话的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

  “二哥,要这小子干嘛?留着他始终是一个祸患!这不是我们“天香会”一贯的作风!”独眼龙满腹狐疑地说道。

  “交给我吧,我自有妙用!”书生心里的打算自是诛人心,盘算着把这孩子交给自己的师兄,假以时日训练成一个杀手,以助“天香会”攻城拔寨扩大势力范围。

  孩子平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在这一刻他确认了一件事,他能活下去了,同时在心里种下了复仇的种子!但他不知道的是,后面会经历什么?他感激地看了一眼书生,收起了苦涩的疼痛。

  这时书生走过来,拉起他的小手问道:“你可否愿意跟我走?”。孩子看着他点了点头,摸了摸脸上的泪珠,然后说道:“叔叔,您能帮我把父母下葬吗?”孩子孤注可怜的目光让玉面书生心中为之一动,于是命令手下人按照孩子的意愿下葬父母。一切停当后,孩子在父母坟前深深地磕了三个响头。站起后毅然决然地跟着书生走向外面的世界,在离镇子一公里的山头上,孩子回头看了看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心中充满了留恋、充满了伤感,那个叫翠莲的玩伴在干什么?心里暗道: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书生带着孩子一直朝东走去,一路上翻越座座大山,趟过条条河流。孩子脚上的鞋子磨破了,脚趾渗出丝丝血迹,脚底叠加层层血泡,为了生存、为了复仇,他以超越十岁孩子的心智承受着这一切。第十日,书生指着面前的一座郁郁葱葱的山说道:“你可知这是什么山?”孩子摇了摇头,“这里是地肺山,今后你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了……”

  地肺山驻扎着暗夜门,从山底到山顶一共一千二百二十一个石阶。相传当年暗夜门始祖寻觅各大名川,一日来到地肺山,抬头望去遍布氤氲,似是结庐在人境,于是在此开山立派,才有了如今享誉江湖的暗夜门。至于为什么是一千二百二十一个石阶,也有传言是暗夜门第三任掌门为了纪念心爱的女子,用她的生日修建了这么多石阶,众说纷纭至于是否可信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书生带着已经筋疲力尽的孩子开始了攀爬,直到依稀看见高耸的大门。

  “来者何人?速报上名来!”暗夜门守卫弟子问道。

  “请通报掌门,说是玉面书生来访!”

  “请稍等,马上通禀!”

  不到一刻钟时间,众弟子一行人来到大门,为首的男子说道:“师弟别来无恙,自上次一别已有十余载了吧!”

  “掌门师兄,说来惭愧!本不应再来打扰,但事出有因,不得不再次登门!”

  “说吧,我且听听。看你有什么新的解释!”

  “师兄,当年的事情错都在我,私自下山被逐出师门,这是罪有应得!不过,今日来是为了另一件事,我想让您收下这孩子!”

  “这孩子和你是什么关系?难不成他是……”

  “师兄误会了,我是看这孩子可怜,其中的缘由一句两句也说不清……”

  “那给我一个收他的理由!”

  “这孩子是个难得的练武奇才,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学艺不精,我都想亲自教授……”至于真正的原因玉面书生当然不愿说出,暗夜门掌门他还是了解的,痴迷于武功、也痴迷于有天赋的弟子……

  说罢,掌门上前摸了摸孩子的天灵盖,这一摸连他自己都惊了一下,这孩子的确是个练武的奇才……

  玉面书生看到掌门师兄的脸色变化,心里暗喜道:看来有戏,自己胡说八道竟然歪打正着……

  良久,掌门说道:“所言不差,这孩子的确天赋异禀!”

  “那师兄是答应了?”玉面书生赶紧趁热打铁说道。

  掌门点了点头,“我还有一个请求,等这孩子十八岁的时候,能让他下次山吗?”书生说道。

  “这个我可以答应,下山也是一种历练!”

  书生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谢掌门师兄!”随后就把孩子留在了暗夜门,然后转身大踏步走向山脚……

  孩子看着玉面书生离去的背影,内心五味杂陈,对于他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暗夜门掌门问道。

  “回掌门,我叫李灿阳。”孩子说道。

  “无痕,这孩子跟着你吧!”掌门说道。

  “收到,父亲!”无痕说道。

  带着强大的复仇信念,孩子开始了暗夜门学艺的生涯。少年跟着无痕学习暗夜门内功心法,“气若游丝,运走丹田;五行俱内,三花沉顶;吐纳若虚,住遍全身;行住坐卧,身心相协。行之不厌,昼夜无穷。岁久功成,渐入仙路。”少年按照这个心法每日早晚练习,凭借悟性和天赋每日精进修行。

  来地肺山数月有余,少年有一日在后山练功时,偶然发现一个寒潭瀑布。此时,少年对于心法已经略有小成,加上自己的参悟,觉得这个瀑布对于内功心法的修炼有水到渠成的功效,于是决定按照自己的方式偷偷进行练习。

  正常的操课之余,少年总是独自一人来到瀑布,在炎热的夏日,他光着膀子站在瀑布下任凭流水的击打,一开始流水冲击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数次几乎晕厥过去,但凭着强大的复仇信念,辅以内功心法配合,让他的气息越来越平稳,感觉通体逐渐顺畅起来;在寒冷的冬日,瀑布结冰无法配合心法练习,他又多次深入寒潭,在瑟瑟发抖中让身体不断适应寒冷,激发内功心法的最大潜能,直至在寒潭里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这种称之为自虐的练习,让少年的武力精进了不少,但也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只是他自己浑然不觉。

  练习内功心法两年后,无痕感觉少年进步明显,便带他进入暗夜门兵器库,要让他为自己选择一种合适的兵器。

  “灿阳,今天带你来兵器库就是为你挑选一把趁手的兵器,咱们暗夜门刀剑戟均有专门的武功秘籍,其中刀的威力最为厉害,剑次之,戟为最末。当然,修习难度也截然相反!”无痕说道。

  “师兄,我想选刀。”少年悻悻地说道。

  “为什么?以你现在的力气拿刀有点吃力。”

  “拿刀应该没有问题,我只想尽快证明我自己。”说着少年便走到大刀面前,单臂举了起来。虽有些沉,但假以时日随意舞刀应该不在话下。

  无痕看着眼前的少年有些吃惊,虽然平时觉得少年勤于修为内功心法,但具体到什么阶段还没见过。今天少年的举动,着实让他开了眼界,也让他对少年的天赋和赞许又多了几分。

  “好吧,不过练刀也不能操之过急,不然会欲速则不达。从明天开始,你还是先加强练习力量!”

  “好的,谢谢师兄的提点!”

  自那天开始,少年每日在自己的秘密领地开始搬石块,从二十公斤到三十公斤、再到五十公斤,辅以心法口诀的配合,让他从春暖花开走到白雪皑皑,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少年在这一年时间里,也同样接受着来自时间的馈赠,身体也在一点点的长高长大,力量也得到了双倍的增长。身体偶尔也会出现寒潭瀑布带来的剧烈疼痛,他都默默忍受着……

  待时机成熟,少年向无痕师兄提出了要习暗夜刀法的请求。无痕看着眼前消瘦修长的少年,知道他的艰苦努力和付出。便和盘托出暗夜刀法的口诀,带他从基本的招式习起。

  “扫似疾风,气削魂志;斗转星移,雨破合围。劈似猛虎,以身催刀;轻燕点水,中出巧力。腕如灵蛇取动脉,只需一击定胜负;五行八卦似游戏,觅得时机一字斩。奈似狂龙甩铁尾,深入敌境诱真身;斩似闪电从天降,臂化长刀万人敌。”少年反复吟诵着刀诀,认真比划着一招一式。每日闲暇,便至寒潭瀑布,以刀劈水,刀式刀法日渐精进。有几次少年有了私自下山的念头,但想起玉面书生的经历,到最后一刻他忍住了。练刀之余,少年内心的复仇欲望愈加强烈……

  习武期间,每半年都会有师兄下山历练,少年总会让师兄帮忙打听一下镇子的消息。大多数时间,师兄们都会带来一些消息,比如镇上那个客栈的老板娘又好看了,天龙会现在的势力范围又大了等等,少年每次都认真听着,收集着自己关心的信息。这一次,三师兄带回来一个重磅消息,说当年镇上一户李姓人家惨遭灭门,是由“天香会”一手策划的,带头手刃家人的就是天龙会二堂主玉面书生。在听到这一消息时,少年内心彻底崩溃,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少年反复问着自己,但他强忍内心的悲痛……暗暗发誓一定要当面问个清楚,再手刃仇人……

  带着内心的仇恨与挣扎,少年的刀法技艺已练至第八层日臻完善,在他的年纪达到这个水平已数武学奇才。很快八年之约到来,少年的武功与日精进,这其中经历的痛苦与折磨、艰辛与磨难只有他一人明白。终于等到了下山的那一天……

  下山后少年第一时间赶往小镇,来到“天香会”的大本营。八年时间让少年的长相发生了很大变化,但玉面书生、独眼龙和刀疤男在岁月的洗礼下,身体只是稍稍有些发福,但脸型大的轮廓没有什么变化。

  “请问二当家在吗?”李灿阳问道。

  “等一下,我去通报一声!”门口守卫答道。

  过了一会,一群人从里面走出来,“是谁找我?”为首的正是玉面书生。

  “这位少侠有点眼面生,敢问尊姓大名?”

  “不知是否还记得当年李宅惨案?”

  玉面书生一愣,随即缓过神来:“原来是贤侄,难怪一早上喜鹊在枝头喳喳叫,今天看来是有喜事要发生!”

  少年看着眼前这个既是仇人又是恩人的玉面书生,内心五味杂陈。也无暇顾及其它,直接拔出大刀,指向玉面书生。

  “今日我要你们血债血偿!”少年大声说道。

  “你这是恩将仇报,竟然拿刀指向你的救命恩人!”玉面书生一顿呵斥。

  “恩人?哼,当年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至于你为什么要救我也只有你最明白!我不想和你废话!”少年不容分说。

  “我也不想和你废话,知道当初为何我要把你送去暗夜门吗?就是防着今天这一遭,因为他们的武功秘籍我都有破解之法。你若能为我所用,则皆大欢喜;若不能为我所用,则弃之毁灭!看来我还是低估一个十岁的孩子了!”

  听到这里,少年心中的怒火犹如手中的烈刀,不由分说便移形至玉面书生面前。未等书生出手,独眼龙和刀疤男两人冲上前来,少年使出一招“气削魂志”,当即打的独眼龙和刀疤男一个趔趄。二人翻身再起,联手使出销魂剑,剑指少年咽喉,这次少年没有犹豫,灵巧躲闪之后,用一记“狂龙甩尾”直接斩下了刀疤男的头颅。看到这一幕,独眼龙有点自乱阵脚,用自杀式袭击向前扑去,少年似闲庭信步,一招制敌刺入了独眼龙的心脏,独眼龙随即应声倒下……

  看着己方接连损失两员大将,玉面书生振臂一呼,所有人蜂拥向前,普通人在少年眼里岂是对手,很快天香会的广场血流成河。此时少年已杀红了眼,也明白以一敌百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体力逐渐不支让自己出刀的速度逐渐变慢。

  “不想送死的,赶紧往后退!我今日的目标是你们二堂主,不要再逼我动手杀人!”少年高声说道。

  准备上前的天香会弟子听后,看着眼前堆积的尸体,害怕自己很快会像他们一样归宿尘土,于是慢慢散开一个圈,玉面书生就直接暴露在少年面前。

  “哼,没想到你还有几分能耐!”玉面书生说道。

  “下面你也尝尝暗夜门刀法的厉害!”少年挑衅地说道。

  玉面书生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把枪,不由分说驱动内力刺向少年,少年使出暗夜刀法的“斗转星移”应对,接连驱动内功心法注入刀中,用一招“斩似闪电从天降”直取书生天灵盖。就这样你一刀、我一枪僵持着,双方大战八十余回合,少年发现书生手中的枪处处能够掣肘自己手中的刀,也明白了书生之前那段话的意思,枪就是他研究的暗夜刀法的克星。不过少年凭借极高的资质,也逐渐发现了书生枪法中的破绽。

  少年因为之前已经接连与人交手,体力本就不占优势,眼看着局面不能快速打破,内心煎焦。于乱战中出奇招方能制敌,少年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于是以身体做诱饵,卖了书生一个极大的破绽,在书生用枪去刺向自己的同时,以身催刀劈向书生脖颈。本来这一计划可以让少年全身而退,但八年寒潭瀑布练习让他的身体受损严重,在这关键的时刻突然发作……

  只见书生的头颅骨碌碌滚出了数丈之远,而少年自己也身负重伤。随即催动内力稳住心神,让在场的其他人不敢蠢蠢欲动……

  结束战斗后,少年撑着一口气,拖着沉重的步子向镇子最繁华的街道走去……

  最后少年缓缓倒下去了,嘴里不停念叨着:“我是李家后人李灿阳,父母的深仇大恨已报!”少年身下的一片土地逐渐变得殷红,最终躺在了血泊中,映衬着斜阳,少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看向天空,看到了翠莲依旧清晰的笑脸,看到父母在远处向他招手,欣然闭上了眼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破碎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sposuiji.cn/13748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