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酒 / 捷信公司(总资产一年半缩水6成,由千亿降至377亿,捷信消金发生了什么?)

捷信公司(总资产一年半缩水6成,由千亿降至377亿,捷信消金发生了什么?)

文|《财经天下》周刊史思同编|孙月(图源:视觉中国)近年来,持牌金融机构的总资产一般都在增长,而作为

  文|《财经天下》周刊 史思同

  编|孙月

  (图源:视觉中国)

  近年来,持牌金融机构的总资产一般都在增长,而作为一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捷信消费金融的总资产却在一年半内离奇地大降6成,由超千亿降至不足400亿元。

  相较其他消费金融机构,纯外资的捷信消金发展路径更为特殊。作为原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首批四家试点消费金融公司之一,捷信消金凭借其先发优势及线下贷款业务快速扩张,一度成为中国消费金融风向标,资产规模率先突破千亿。

  但风水轮流转,近年来,捷信消金资产大幅缩水,核心高管纷纷离职,业绩急剧下滑,已失去行业第一的位置。捷信消金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捷信消金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公开资料显示,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于2010年底正式成立,为原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首批四家试点消费金融公司之一,也是中国首家外商独资的消费金融公司,其股东为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捷信集团”。

  捷信消金总部位于天津,主要从事发放个人消费贷款、接受股东境内子公司及境内股东的存款、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经批准发行金融债券等业务。

  相关数据显示,早期的捷信消金并未激进扩张,2012至2015年资产规模仅增长至156.35亿,盈利方面也未有突破,直至2016年前后开始发力。

  2016年,捷信消金实现营业收入68.26亿元,利润9.31亿元,同比增幅高达2721%,新增贷款约490亿元,同比增长150.3%。

  随后几年,捷信消金继续迅猛发展,各个方面皆实现稳步大幅增长。

  经营数据方面,2017年-2018年,捷信消金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1.63亿元、185.0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2亿元、13.96亿元;同期,捷信消金发放贷款额分别为734.30亿元、846.51亿元,

  其资产规模也一路高升,2017年其总资产已有878.88亿元,2018年增至990.75亿元。2019年其资产规模高光时刻降临,总资产突破千亿大关,高达1045.36亿元,成为业内唯一一家资产规模超千亿的消金公司。

  (图源:视觉中国)

  然而,2019年捷信消金营收净利开始出现下滑,2020年更是遭遇业绩暴跌,迎来发展低谷。据年报数据,2019年,捷信消金营业收入降至170.38亿元,同比下滑近8个百分点;同期净利润为11.40亿元,同比下滑18.34%,双双出现负增长。同时,2019年末发放贷款918.65亿元,增幅由上年的15.28%降至8.52%。

  而2020年的各项指标显示,捷信消金已彻底跌下行业第一宝座。资产规模方面,捷信消金2020年末总资产由2019年的1045.36亿元降至652.07亿元,同比缩水37.62%;

  经营数据方面,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12.06亿元,同比大降34.23%,净利润降至1.36亿元,同比剧降88.07%,呈断崖式下滑。

  同时资产质量下行,逾期贷款占比21.87%,不良贷款率2.80%。而贷款方面,2020年末捷信消金发放贷款576.32亿元,同样大幅下滑37.26%。

  与此同时,作为其有力竞争对手的招联消费金融,在2020年末总资产突破千亿,达1083.11亿元,同比增长16.84%,一举超越捷信消金,取而代之成为持牌消金行业首位。

  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线下渠道严重流失、数字化转型不畅,加之高层人事动荡等,捷信消金面临着多重困境,而其股东捷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彼德·凯尔纳,于去年3月27日在美国不幸坠机,更是为其未来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

  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捷信消金总资产为377.5亿元,较上年末下滑42.11%,近乎腰斩。相比2019年巅峰时期,更是直接跌去63.89%。

  对于上述营收大幅下滑、资产严重缩水等情况,捷信消金曾表示,公司制定了以数字化和以客户为中心的业务转型战略,目前经营策略正处在调整转型期,故主动提升风控标准、收缩贷款规模,导致资产负债规模收缩。

  事实上,过去数年间,捷信消金长期占据行业的龙头,与其长期重资产铺设线下业务的线下消费金融模式密不可分。

  彼时,线下市场正处于蓝海,尤其是三线之外的下沉城市尚待开发。捷信消费金融凭借集团优势,依托商户门店迅速搭建线下根据地,广泛铺设线下网点驻店推广,招募大量一线销售发展人海战术,数万名员工遍布全国。

  有媒体报道,截至2016年末,捷信消费金融服务网络覆盖超过312个城市,拥有6万余名员工,运营了超过14万个POS贷服务网点;2017年,捷信消金线下渠道规模发展至顶点,在全国范围内拥有约8万员工,设有近24万个POS点。

  (图源:视觉中国)

  但过重的线下商业模式也使得捷信消金失去了线上红利。当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以线下业务为核心的捷信消金,首当其冲受到重创,线下3C数码和医美分期等各类业务受到严重影响。

  在电商兴起、移动支付快速渗透的背景下,基于智能终端的线上消费金融模式迅速普及,早在2011年,就已有多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提早布局线上业务场景,并占据了部分市场份额。

  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消费金融公司线上化转型成必然。面对新的市场趋势,过度倚重线下业务的劣势已逐渐显现,捷信消金不得不调整战略,进行数字化转型。

  而长期重资产铺设线下业务的商业模式,此时却成为了捷信消金数字化转型的阻力。

  相较提前布局线上业务的消费金融公司,此时转攻线上,捷信消金必须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和成本去改造传统商业模式,重塑线上生态。

  另一方面,线下网点推广、驻店推广的地推模式长期野蛮生长,为捷信消金迅速拓展市场的同时,也暗藏着回报周期长、利润率低以及虚假宣传等问题。

  据了解,此前曾有消费者表示,贷前咨询阶段,捷信消金销售报出的每月分期偿还金额较为合适,但贷款后却发现,系统内的实际每月偿还金额较前期咨询时高出不少。而销售给出的回答却是,以系统计算为准。

  但这种“重营销轻服务”的商业模式,使得捷信消金口碑逐渐降低,也为其转型线上业务增添了更多阻碍。业内人士表示,在激烈市场竞争中,许多贷款机构都是只顾前期营销,而忽视了后续配套服务。而这种模式不仅损坏公司形象、造成客户流失,也会为公司后续经营埋下风险。

  除了数字化转型阻碍重重,资产规模严重缩水及业绩大幅下滑,近年来捷信消金也频频出现较大规模的人事变动。

  据了解,2017年后,捷信消金便开始在部分城市进行人员优化,到2019年年底,其员工已经减少至4万名。

  而后,捷信消金核心高管也纷纷离职。2020年6月,原首席风险官 Li Hong离任;10月,原公司总经理Roman Wojdyla离任,后调整至捷信俄罗斯任职CFO。

  2021年2月,捷信消金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先后离任。2月8日,Ondrej Frydrych卸任董事长职务,由Vladimir Nyc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2月28日,原首席财务官王涛离任。

  但随后3月底,Ondrej Frydrych又被核准担任捷信消费金融总经理;8月份,Vladimir Nyc董事长任职资格获批。

  事实上,Ondrej Frydrych的职务调整一事似乎早有预兆。2020年6月份,捷信消金的法定代表人由Roman Wojdyla变更为Ondrej Frydrych。

  企查查显示,当时Ondrej Frydrych任董事长,Roman Wojdyla任总经理。

  (图源:视觉中国)

  另一方面,捷信消金也被联合资信评估公司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是中国唯一一家国有控股的信用评级机构,是市场公认的最专业的信用评级机构之一。

  据了解,自2018年以来,联合资信对捷信消金主体及其相关债券发表过的4次评级报告中,其信用等级一直维持着AA+的评级,评级展望亦为稳定。

  但2021年5月,联合资信却突然发布公告,将捷信消金主体及“19捷信消费金融债01”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联合资信表示,捷信消金2020年经营业绩表现暴露出其业务处在转型期,受业务策略和外部环境双重影响存在业务规模收缩趋势较明显、高管稳定性呈现一定波动、资产质量下行压力较大、盈利水平承压、未来经营发展趋势尚不明朗等问题,以上因素可能会对公司未来业务发展、风险管理、盈利能力、流动性与融资环境等方面产生影响。

  此外,联合资信还认为,其母公司捷信集团大幅亏损及实控人离世等情况,或将一定程度上影响母公司对捷信消费金融的支持力度。

  但捷信消金认为,其公司组织管理架构、经营策略及未来战略发展等方面未产生重大影响。捷信消金总经理Ondrej Frydrych也曾透露,2021年1-5月,捷信消金业绩情况良好,盈利已超上年全年,同时不良贷款指标也有所改善。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破碎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sposuiji.cn/13797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